阿拉善白绒山羊可以产出世界顶级的“1396”超细、超长羊绒;寄生于梭梭根部的肉苁蓉和寄生于白刺根部的锁阳分别有“沙漠人参”和“沙漠不老药”的美誉;野生黑果枸杞药用价值相当于红果枸杞的十倍以上……这些其他地区不可复制的特色资源,都打着令人骄傲的阿拉善烙印。

  日前,走进阿拉善盟沙舟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车间记者看到,流水线上生产的沙产业产品——番茄红素片正在从一条生产线流向下一条生产线。据了解,去年年底,该公司的子公司——阿拉善盟沙舟红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Q版正式挂牌上市,成为我盟首家上市的沙产业企业。据该公司董事长宿景民介绍,公司研发的“沙舟红番茄红素片”进入市场后非常畅销,现在公司以此产品为支撑,正在研发试制黑枸杞玛咖片、芦荟纤体胶囊等产品。“公司要不断研发新产品才能扩大产品群,更好地占领市场。”宿景民说。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坚定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

  今天,面对能源资源环境约束更趋强化的新形势,处在加快转型、绿色发展、跨越提升关键期的阿拉善,坚持走工业集中发展、农业收缩发展、牧业适度发展、沙产业规模发展、清洁能源产业理性发展的路子,把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逐步加大科技投入,支持培育高新技术企业,抓好科技创新政策落地,不仅实现了以科技创新推动绿色发展,更为广大农牧民铺就了治沙又致富的产业发展之路。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沙产业是集成多学科高新技术的知识密集型产业,其发展须综合利用物理、化学、生物工程等多学科高新技术手段,在产业化过程中提高资源效益。如,要大力发展肉苁蓉、锁阳等沙产业,就必须摆脱产品的初级加工,提高产品科技含量,并把原料种植、产品研发、生产加工、销售等有机结合起来,形成完整产业链,让链条上各环节都增值增效。

  在这条产业链的顶端,我盟大力实施沙生动植物资源科技成果转化工程,与中科院等科研院所和高校合作开发沙生动植物资源。目前,已启动实施沙产业研发及产业化项目77个,涉及肉苁蓉、锁阳、苦豆子、甘草、沙葱、黑果枸杞等10余种特色沙生植物,开发出60余款中、高端新产品;带领企业、科研团队积极与国家、自治区卫计委对接,开展荒漠肉苁蓉、锁阳、驼血白蛋白等沙生动植物资源申报地方特色资源食品等工作;积极探索构建“一区多园”格局,以乌兰布和生态沙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为核心打造中国“沙谷”,建设生态工业示范园、沙产业健康科技创业园及骆驼、白绒山羊、沙地葡萄产业科技示范园等为承载的科技园区。

  “黄沙不掩金”。在乌兰布和生态沙产业示范区,围绕沙漠葡萄发展起来的沙漠精品酒庄群、葡萄观光采摘、葡萄酒品鉴、沙漠酒庄休闲度假游等沙生林草产业成为当地生态经济又一增收点。2016年,示范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64亿元,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16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185万元,招商引资到位资金3.7亿元。到“十三五”末,预计可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0亿元,年均增长42%;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牧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49849元和24272元,年均分别增长9%和10%。

  在产业链的底端,苁蓉等沙产业的发展,让梭梭林得到了休养生息、复壮更新,农牧区草场植被再现碧草青青的景色,同时也让农牧民开启了致富新生活。

  赵永占是阿左旗吉兰泰镇哈图呼都格嘎查的一名普通牧民,10年前,他承包的草场实行了围栏封育政策。享受了公益林政策后,赵永占在关心当地防风固沙的同时,积极探索梭梭嫁接肉苁蓉技术,这种既能防风治沙又能带动经济发展的致富方式,让他对生活充满了信心。生态文明建设绿了城镇、美了乡村,林业资源持续稳定增长,林业产业步入快速发展阶段,随着各项林业惠民政策的逐一落地,林业生态保护建设和发展林沙产业,让更多农牧民参与到了造林生产、森林管护活动中,就业增收渠道不断拓宽。

  “现在的日子跟过去相比,那变化太大了。”谈起身边的变化,赵永占满面笑容地掰着手指向记者算起了经济账,“一年能领到1万多块钱的公益林生态效益补偿,嫁接梭梭政府给的补贴差不多有7万块钱,肉苁蓉加上苁蓉仔一年能卖8万块钱左右,一年下来能有将近20万的收入。”利用政府鼓励沙产业发展的契机,赵永占卖掉了牲畜,专心投入到发展梭梭苁蓉产业上。挖苁蓉,采苁蓉籽……如今他家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近年来,我盟始终坚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建设理念,持续加强生态治理和环境保护,积极开展草原保护、沙漠治理、节能环保等方面的新技术、新产品研发,以建设国家重要的生态功能示范区、祖国北方重要生态安全屏障、打造祖国北疆生态文明亮丽风景线的璀璨明珠为目标,着眼“生态建设产业化、产业发展生态化”,把大力发展沙产业作为推进荒漠化防治、拉动产业发展的主攻方向之一。从打破200毫米以下降水地区不能飞播造林的国际定论,到巴丹吉林、腾格里、乌兰布和三大沙漠的锁边治理;从生态移民、退牧还草、退耕还林、天然林保护、“三北”防护林、飞播林草、公益林补偿、草原生态保护补奖等重点生态工程的顺利实施,到贺兰山原始森林和额济纳胡杨林两大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相继建立;从扶持特色沙产业发展逐渐起步,到乌兰布和沙漠生态沙产业示范区建设加快推进……面向未来,一系列发展经验和研究成果,必将在推动荒漠化防治、产业驱动、科技创新、绿色发展,实现沙漠增绿、群众增收中发挥巨大作用。